黑本丸,私设审神杳念作よい
刀剑杂食,伊达本命
每日登录吃粮,发发牢骚

今天的物种日历是丹顶鹤,突然兴奋.gif

“鹤科全家福:从左到右依次是灰冠鹤、蓑羽鹤、白头鹤、黑冠鹤、蓝蓑羽鹤、黑颈鹤、沙丘鹤、灰鹤、白枕鹤、澳洲鹤、美洲鹤、丹顶鹤、西伯利亚白鹤、肉垂鹤以及赤颈鹤”

就一个鹤字我就可劲联想了多种版本的鹤丸互动,不过真要把鹤这个物种的习性往上套当然也是不行啊,要合理展开还挺难的。
另一方面再私设本丸也养不了这么自由的动物。兴奋戛然而止. jpg

掉线至今除了学业上忙了一下,主要是因为我追着第四季,重温了一遍全金属狂潮...
完了完了,这是我曾经最沉浸的世界,因为真实。
相良宗介是把“纯粹”根植我心的角色。
千鸟要和泰莎是教我认识到女性魅力的重要范本,那与我怯懦的内心完全不一样,会颤颤巍巍跌倒却能直面问题的积极面,在青春期,甚至让我很想身为男孩子去欣赏。

怎么说呢,看动漫的大多会有自己心中一个典范,往往从中也感受“教做人”,不管作品本身如何,观众能这样去看待理解实在是很厉害的一件事。
以前并不自称宅或者二次元居民什么的,因为也不算很有热情,只不过比起电视剧看动漫多一点而已——如此而已,居然学习到的东西还真是多数来自看过的作品。
近年也不知是老年人心死了还是口味刁了,动漫区都没点开过,以此为代表的整个追新的精神气都没了。
果然还是回来偶尔打打鸡血比较有利健康成长(笑)

收到闺蜜旅行回来的伴手礼啦。曾经约好一起赴日巡礼的,现在变得有些难以实现了,但是她能去到真是太好了。
御守暂时不舍得拆啊,摸起来像是和纸胶带的圆盒子拆出来是柚子味的唇膏~
开始多少揣着点私心想托她走一下我想走的路(尤其新选组什么的),带点周边啊,到底也什么都没说。所以会收到什么都是惊喜呢,还有个人喜欢的小饼干啊、小团扇啊。

去年的4月25日,是开始玩国服的日子。一般来说也被看成審神者的生日之类的纪念日吧?
并不擅长人设,以至于会根据对星座的固有印象来铺垫基本性格,再慢慢展开,从这个角度说425并不是个合适的生日,太难琢磨了orz
不过随缘嘛,这个没能好好描绘的審神者(形象都还模糊)对我还是很有意义的。
纪念一周年。

一转眼静形都出了,想当年(?)正是巴形在日服出的时候我深坑了,感情上是一个分割。
惦记着收到巴形就算完满了,再之后出的刀就好像第二代的故事,依然会去欣赏他们,却觉得陌生。
但是静形就好像和一代的连接点一样,不迎进本丸好像无法结尾。
又走不了了。

(其实连巴形都没有)

本丸物种日历

就只是看什么都会想到本丸的故事。我流本丸,没头没尾。
#私设√ 女审√

【江雪左文字】

“如果说要在百合属中找出一个香气最美好的种类,那么首选一定是麝香百合。”

麝香百合*的花期在春夏交汇,好在现代工艺保存下,可以将鳞茎培养和之后的花期分开。麝香百合的生产和买卖都便捷了许多,更不用说尚有杂交变种,兼顾多种品系百合优势,即使眼下初春,審神者还是有办法完成种植到开花的这个愿望。

更何况,这里还是独立空间本丸。本丸的时间流逝虽然与现世有差,基本还是四季轮转的三百多天,審神者可以通过被公府设定为“景趣”的功能改动本丸时节,但她至今从未想过这个操作。

審神者的少女时期——姑且默认她有的话——毕竟在现世度过,深刻感受过流行花语*的浪潮。生辰花、守护花、节日花,平日就已是女子会的常见主题,在送礼时,更成为陷阱点,无论授者是男是女,都不得不提起几分关注。诸如友人间不送水仙,情人间不送薰衣草之说,她也听过许多版本。

唔,控制好浓度的话,薰衣草精油*很助眠倒是真的。抵着下巴扫视翻新过的田埂,審神者走神着。

審神者对花没有太大兴趣,或者说没有很好的欣赏花卉的能力,对此她还是遗憾的,却也任由自己的知识层面停留在母亲节送康乃馨的程度。眼下,她却需要认真对待数十株优秀的LO系*鳞茎。

麝香百合的花语是圣洁、高贵,主要来源于圣经故事,和复活节的使用。当然花语也并非人为强加,白色,在自然界中引人遐想,继而被融入到传说或流言中。就算动物界的“白化”,同为遗憾的突变,却能让观赏者感受到、联想到美。

继续深思自然色还是花语,都远远偏离今日的主题了。審神者之所以面临这么个难题,除了植株是作为礼物被突然的送来,让她没来得及拒绝,就是恰好有个理由,让她没能拒绝。

江雪左文字,显现来到了本丸。

江雪左文字初来乍到,審神者想当然的前往左文字的部屋。

“屋内……什么都没放吗?”審神者很少去付丧神们的房间,对配置的了解止于文书汇报。

左文字屋亮堂的开着门,端庄的宗三左文字旁若无人的轻轻擦拭着面前的小案几。屋内没有其他坐具,墙角摆了一只白瓷花瓶,却无花孤立着。若不是对墙的博古架下方确实架起了江雪左文字的太刀,審神者可能怀疑是自己听墙角时耳背了。

宗三拂过案板,两指挑在了边缘,托起案几似乎想收之于柜中。起身时,才彬彬有礼地回应審神者。

“早上好,審神者大人。您还不知么,兄长…江雪左文字显现了。”

審神者点了点头默认。

“那么您是特意来见江雪哥哥的了。”宗三这才注意到審神者拎着一个小花盆,手上也沾了泥土,“看来不巧,你们错过了。江雪哥哥和小夜也去了田地。”

不知江雪是否领取了物资,完成了初入的流程,但是宗三摆放小案的上层有配了三只茶杯的茶具,是用过。看起来,江雪已经来了一会儿了。

“小夜君为江雪先生介绍本丸吗?”

宗三微微起唇,看了眼花盆,只是摇了摇头。

“小夜是在当番途中回来的,也不好离开太久。刚好,江雪哥哥也想看看田地,就一起过去了。”

记得江雪左文字与佛教有缘,或许因此成性。審神者向宗三告辞,又走回后园。

田当番的除了小夜,还有长谷部。如今的园地不大,几厘种花,几分种菜。长谷部估计在为江雪介绍,小夜也跟着左右打量。

“如今43位刀剑男子,要想自给自足,必须饱含责任心来照顾这些作物。”长谷部抚胸如此感慨道。

“挥洒汗水,收获每天的粮食,自是幸福的生活方式。无碍。”江雪立掌回礼,欣然接受的样子。

江雪还身着正装,挺拔而立,審神者并未走近,隐约辨认出抬掌的左手摸着念珠。他左耳挂有流苏坠,審神者回忆了片刻,总算想起这和宗三的耳坠是类似的。

接下去长谷部带领二人走了半圈,江雪认真地望着田地,对长谷部积极的引导一一回应,时不时低头询问一下小夜。

神系刀给人宁静的渲染,江雪和太郎,或石切丸又不相同。江雪是带着笑意的,虽然并非嘴角牵起弧度这种表达——他没有笑,但是关注他,不难看出谈话间的温柔。

嗯,眼下这些了解便足够。審神者全然忘记自己拎了一路花盆为何,自顾离开了。

“嗯?怎么了,小夜。”

江雪注意到小夜多次走神了。虽是第一次以这种姿态与小夜相处,但他心中固有对小夜的了解。江雪顺着小夜的目光转过身,背后是建筑主群的阴侧,走廊从屋群中伸出,此时尚早,连廊还浸于阴影中。

小夜眨了眨眼,抬头望向初见的兄长。

“刚刚……主人在那边。”

长谷部听闻也看了过去。

“啊,主人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呢。”

“那刚刚不是看到了么?”小夜疑惑地问。

“嗯?不是刚好路过的意思吗,也就是说,主人站在那里旁观了一段时间吗?”长谷部心下快速推断。

“今日近侍是莺丸……唔,锻刀的时候是三日月吧?那两位我刚刚过来前还见他们在前庭喝茶呢,该不是主人给莺丸休假,自己在干活?”

听起来是长谷部十分在意的情况。江雪向长谷部请缨道:“如果是需要您去解决的情况,您就去吧。田地这边,我和小夜留着就是。有什么问题,我问问小夜,是吧?”

江雪微微笑了。小夜轻轻扯着兄长的僧袍,点头。

怎么能推卸责任——长谷部刚想为自己的失态致歉,江雪就接过了话。

“其他工作不敢说,照顾这些充满活力的生命,正是我心所向。就当是让我和小夜增进了解吧。”

新刀降临,增进对本丸运作的了解是第一位。主人或许也是考虑这点才没有来招呼。

“不过你还是应该去正式见主人,先前是主人刚好外出。”

“自然。那么,先与长谷部一同去见主人吧。”

審神者后知后觉的想起来,尽管各人对她的称谓略有不同,但都是主从之别,方才宗三却是喊了“審神者”。这是距离感还是宗三礼仪周全的表现呢?

審神者很少去付丧神们的部屋,很少与他们私交。

并不是觉得麝香百合能称为Easter lily就通用于佛教,并没有因为它的花语是高贵就敢自作主张送花给左文字派的太刀。但是,礼物得好好对待,总是要种下他们的对吧?

这一系百合花茎高大,花瓣兼具两系优点,淡雅的带粉之白,相对厚实的卵圆花瓣层叠,正如铁炮百合之名。生命力强,耐湿热。在开阔的后园,给予充足日照,嗯还要保证排水良好,土壤疏松。審神者回忆起刚才去领取礼物时受到的简单指导,翻开了身边的物种手册记录。

番号79,公府品级四花,太刀,江雪左文字。

蓝发蓝瞳,两耳蓝色流苏耳坠,袈裟青蓝。“受前主僧侣江雪斋影响,不喜战争,慈悲为怀”,最后四个字被划了两道删除线,又有一个圈,看得出下笔之人苦恼纠结过这个描述。

審神者无意间翻开了刀帐。这本刀帐不是就任时统一发放,而是一位審神者前辈转赠,多少留下一些主观的评语。審神者很喜欢这句修改过的评语,因为了解那位前辈,她可以通过这种推敲字词想象到前辈深思之后发觉的江雪的特质。

不过,分灵也各有不同。

比如自家的这位江雪,似乎礼貌端庄的在门口等候,却是不动声色的观察。

“嗯?您来了。请进。”

判断了情况的瞬间,審神者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田间也做了同样的旁观,这或许也是江雪的回应。边想着審神者边快速的落笔“空色蓝”在刀帐的备注栏。

江雪微微行礼,踏入屋内,落座于審神者随手一指的位置。

“在下江雪左文字。因为是板部冈江雪斋的佩刀,故起了这个名字。”

“欢迎您,江雪先生。”

江雪淡然,審神者也回之素素。

“方才见您和小夜君在田间,不愿打扰。不过还是引起了小夜君的注意。”

“无碍。主人归来未迎,却怡然自乐,实属失礼。”

“江雪先生言重了。”

两人言语间恭敬有余,太过生分。審神者也意识到,多半是自己一板一眼起的头。摇了摇头,審神者尝试闲聊一二。

“您似乎对农事有些兴趣。”

“正是。能摸到有生命力的东西,是种救赎。”

“照顾生物确实很有意义。不过称之为‘救赎’……您不喜争斗,是吧?”

“刀还是不要使用为好……拔刀之前,连挥舞也不要,和平相处。不觉得这样很重要吗。”

很标准的回答。这是在刀帐上有记录的,江雪左文字往往都会提及的内容。

審神者一时沉默,江雪抬眼,目光虚晃过对面沉思的人。審神者现在也是标准的面容,身形中等,男女不明,江雪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“他”真实的样子。能确定的是,審神者也有和他自身类似的清冷。

審神者舒了口气,呢喃了一句。

“听取您的意见和想法很重要,而我不应动摇的。”

听闻審神者的叹息,江雪隐约觉得触到了什么。为了不让这个善感的主人再陷入沉思,江雪主动换了话题。

“长谷部告诉我,之前花圃种了少许蓝雪花,今晨都摘下,给小夜了。”

“是的,最近在锻刀方面摸索到一些窍门,近侍和刀匠配合能锻出太刀。这么说着的时候,刚好小夜君听到了,我看他之后似乎就十分关注锻刀的情况,想来是在等您。”

“先前小夜君采摘过野生的蓝雪花,我就让他种下了。没想到今早去检查花圃才发现盛开的很好,这也是不错的兆头,刚好我有新到花种需要播种,就让长谷部先生收了花,给小夜君。”

“新的花种?啊,是您下午外出的原因呢。”

“长谷部先生这个也跟您说了?看来你们在田当番上聊的很好。是的, 是百合,麝香百合。”

“麝香...百合?”

“那是给您的礼物 。”審神者下意识回应,说完却又觉着有些意义不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虽然说就算是日本没有的物种,也可以在本丸打破规律的用上,麝香百合倒是刚好原产日本琉球群岛。现学现卖,详情戳“物种日历微信号”

2.水仙的花语是“自恋”,薰衣草是“等待无望的爱”之类的。

3.薰衣草精油原料啊浓度啊制法不对的话,会很刺激,不可能安眠

4.“空色#90d7ec”是乍一眼看着像江雪那种蓝的色号,其实还是深了点。并没有深究。

刚补到pop子pipi美,界人和壮马“爱”及“友爱”的发挥太神奇了,对比前半女子部,果然是心声流露嘛233
看到cv表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刀男聚会的意思。

前两天在想刀剑的游戏操作性比较弱吧,不知不觉就在编队时搞事了起来
不干正事w

#花丸·续
11集里信浓环裹着鵺的场面让我想起来自己的本丸动物园的远景。于是我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審神者“返租”现象。


一期和五虎退闲聊,杳被老虎们吸引过来。


鹤丸在走廊里注意到審神者的异常跟来,果然发现審神者和老虎们的互动也很奇怪。嘱退退把老虎们带走,并去找药研。


狐之助大嘴巴地说審神者是发情了。引起了注意。


鸣狐来的时候,審神者蜷缩在一期身边,背后靠着鹤丸的温度。鹤丸想借鸣狐的伴狐来了解“原始动物化”的審神者在想什么,但是伴狐和審神者对视半天后,似乎也被同化了,不再说话。


審神者招招手,把伴狐勾到了自己怀中,伴狐也绕过尾巴盘在了臂弯里。


背后的鹤丸想捞出伴狐,却被審神者瞪,挠着似得的阻挡。还是鸣狐自己的呼喊,换来了丝毫回应,但是審神者“呜呜”委屈的哼了两声,伴狐就只抬了抬头,看了眼鸣狐也什么都没说。


这个间隙,鹤丸眼疾手快捞起了伴狐,一边喊一期安抚好審神者。一期不敢失敬,但尝试着逗着“要乖哦”,抚摸着審神者脑袋,安抚了下来。


——
诡异的草稿。我的观后感越来越偏了

感叹我心心念念修行笔具,一上来就开到了苏言机。那这个用处是很肯定的了,就是...据说一次性?